• <blockquote id="gacai"><input id="gacai"></input></blockquote>
    <input id="gacai"></input>
  • <samp id="gacai"><label id="gacai"></label></samp>
    <blockquote id="gacai"></blockquote>
    当前位置:乐哥小说>武侠修真>风尘刀客> 199章 万家灯火
    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    设置X

    199章 万家灯火(1 / 5)

    回到处住,张望月推开门。一抹月光,便顺着门口,照进屋子里。他借着月光,走到桌边,点了烛。

    一点火星,便慢慢燃起。

    张望月轻轻把火折子盖,盖上。然后,慢慢得关上了门。最后,扶着桌面,坐在椅上。

    独自出神。

    他似想起了什么,伸手入怀,把给小莺买的糕点。拿出,轻轻走到小莺床边。便是把糕点,放在了她的床头。

    看着小莺熟睡的脸庞。张望月又慢慢得回到椅子上。

    盯着墙上风尘刀。

    白天时候,他用两枚铜钱,买了老者两个字,山庙。

    山庙里有什么?又和地狱门有什么关系?张望月想着,还是说,老者是指山庙镇。张望月有些不太明白。

    不管老者是指山上那一座庙,还是指山庙镇。有一点,张望月可以肯定。

    地狱门,确实存在。

    张望月内心激动,一年时间里,他总算有了些收获。便是,趁热打铁。

    他站起身,走到抽屉跟前,轻轻抽出抽屉。从里面拿出纸和笔,然后又轻轻把抽屉关上。

    最后,来到桌子跟前。

    纸张铺面。

    用笔,构出了一张草图。

    沿着长街向西,十里路,是百花国城门。若是往东,行十二里路,会看到一座立于山头的庙,山庙。那是一座破败的庙。

    不管是百花国城门,还是山庙,张望月都用了一个圆圈代替。

    另外,他又在纸张的左边。最后,画了三个小横。第一个横,代表第一个死去的人。第二个横,代表第二个死去的人。第三个横,代表第三个死去的人。

    七天里,死了三个人。

    相同的死法。

    张望月怔怔出神,用手托着下巴。他忽然觉得,这三点有一些奇怪。

    是什么人,可以杀人于无形?为什么这个人,敢于在百花国眼前杀人?

    是为了什么?

    又为什么杀三个普普通通的人?

    老者是指山头上那座山庙吗?

    他又知道多少?

    他是谁?

    那山庙里是否充满了危险?里面有什么?

    想到这里,张望月把手里的笔放下。

    他轻轻说出了声,“难道凶手真正目的,是对准了百花国?”

    他摇摇头,“不对,就算山庙镇真的人都死光了。也不会影响到百花国。另外,这条模糊的线索,能否找到地狱门所在?!?

    “鬼影圣君?!?

    想到这里,张望月抬起了头,看向墙上挂着的风尘刀。于是,又转过身,把画好的作品,给对折了四次,放在了怀里。

    他刚起身,便听到门外有人喊着自己的名字。

    “张阿?!?

    张望月回头,看了一眼小莺。小莺还在熟睡。

    跟着,门外又传来声音,“张阿牛?!?

    张望月打开门,看向门外。月色下,篱笆墙外,正站着三个人。

    李龙、阿美、傻子肥三人。

    李龙摆了摆手,示意张望月过去。张望月心中疑惑,这还是李龙第一次,找上门来。难道是为白天的事情。

    若真是的话,张望月倒是可以考虑。他需要银子,不过,张望月会先要求,先结算这笔银子。原因是,他不能再等一个月。

    他已等了一年时间,这一年时间够长了。现在,张望月一刻也不想等。别说一个月,哪怕是一天,他也不想等。

    想到这里,张望月甚至希望,李龙来找自己,就是为了白天的事情。于是,张望月轻轻关上了门,准备走过去。

    却听到,隔壁老张头家的门,发出了吱吱声。一位面熟的妇人,站在了门前。

    大声喊道:“嚷嚷什么嚷嚷,大晚上的,让不让人睡觉了?!?

    她理直气壮,不给守卫队队长李龙的面子。

    她似喊得不过瘾,又来一句,“惊扰了老娘睡觉,当心你生儿子,没有屁眼?!?

    妇人骂骂咧咧,胆大包天。他蓬松着头发,喊得个面红耳赤。

    张望月感觉到,老张头的婆娘,不能惹。

    李龙却回道:“骂人,当心我告你个,妨碍公务。到时候,把你提到司门,可别怪我姓李的,不给你张婆子面子?!?

    妇人双手叉腰,往前走了一步,却是迟迟没有说出话来。好一会,她才道:“有本事,现在就去?!?

    她说完,目光落到了张望月身上。便又对着张望月喊道:“看什么看,三坟地的远方客。别以为住在山庙镇,就是山庙镇的人了?!?

    她说完,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。眼睛,狠狠得盯着张望月。

    那一道只有半人高的篱笆墙,成了这一场战火的平息线。

    这位张氏虽是说话恶毒,倒真没有做过,真正意义上的恶事。她有如此,暴躁的脾气。张望月也不觉得奇怪,谁让她有一个,溺爱她的老张头呢。

    邻里邻外,张望月无心分神。便转过头,走向李龙。

    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    彩票购买